数百亿深圳国资驰援高质押股,怡亚通等31家公司有望受益

  • 利好
  • 利好
  • 利好
  • 利好
  • 利好
来源:界面 时间:2018-10-16 23:24:50
有券商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从深圳国资已经或拟接手的当地上市公司股东股权特征来看,盈利能力较强和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高的公司,其股东获得深圳国资青睐的概率较高。

  2018年以来,随着“去杠杆、降风险”等一系列调控政策实施,一大批实体民营公司面临融资难的不利局面,加之二级市场低迷,不少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频频爆仓,更多的公司股价位于平仓风险边缘。目前A股市场超过97%的上市公司存在股票质押,显示出实体经济资金压力。

  在市场低迷之际,多地国资纷纷援手本地上市公司,通过收购股权等方式缓解相关公司股东资金压力。近日,深圳安排数百亿专项资金缓解股票质押风险,打响地方政府“输血”首枪。

  有券商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从深圳国资已经或拟接手的当地上市公司股东股权特征来看,盈利能力较强和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高的公司,其股东获得深圳国资青睐的概率较高。

  数据显示,2018年净利润在5000万以上且大股东累计质押数占持股数比例超80%的深圳本地上市公司有31家。

  在股票质押风险被市场关注之际,上市公司董事长的离职潮亦吸引了投资者目光。相对于2016年、2017年,今年有391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不过,其中过半涉及国有资本旗下公司,多为正常职位调动等。

  《财经》记者根据数据统计发现,在今年约193名董事长离职的民营上市公司中,呈现三种特征:近四成公司大股东股票累计质押率超80%;46.11%的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资产负债率超90%以上的公司有12家。

  地方国资援手

  上证报报道,近日,深圳市政府出台促进上市公司健康稳定发展的若干措施,已安排数百亿的专项资金,从债权和股权两个方面入手,构建风险共济机制,降低深圳A股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改善上市公司流动性。

  受此消息影响,10月15日,在大盘下滑的情况下,深圳本地股逆势走强,多股票涨停。

  报道称,通过债权方式化解平仓压力,将由深圳市国资委旗下的高新投、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等作为管理机构来执行。股权方式方面,由深圳国资委旗下的鲲鹏基金等国资投资平台来执行。被“驰援”具体对象需要满足以下条件:必须是在深圳市工商登记注册的实体经济领域优质A股上市公司,包括高新技术企业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优势传统产业和现代供应链等领域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应生产经营状况良好,具有较好发展前景;实际控制人无重大违法违规和重大失信记录。

  10月15日,深圳经贸信息委金融部门一位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对上述报道情况不是很了解,但经贸信息委在研究出台政策来支持深圳当地实际经济发展。

  今年以来,深圳国资旗下公司开始受让怡亚通(002183.SZ)、科陆电子(002121.SZ)、英唐智控(300131.SZ)三家在深圳注册的上市公司股东股权。

  其中,深圳投控受让怡亚通股东控股股东亚通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周国辉所持公司5%股份,远致投资拟受让科陆电子控股股东饶陆华所持1.51亿股,赛格集团拟受让英唐智控控股股东胡庆周所持公司5400万股股份,并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2.1亿股股份。

  《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上述三家深圳本地上市公司有两个共同点: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都曾在70%以上,甚至超过90%;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都在5000万元以上。

  亚通控股股票质押率曾为73.82%,饶陆华股票质押率一度高达99.45%,胡庆周截至10月10日股票质押率为99.73%。

  怡亚通证券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今年5-8月份,深圳投控聘请律师事务所、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包括财务、业务模式、股东股票质押情况、上下游客户等。

  此外,另一家在深圳注册的公司铁汉生态(300197.SZ),目前正筹划以股权转让方式引入国资战略股东。

  铁汉生态证券部人士10月16日对《财经》记者表示,公司拟引进的国资战略股东为广东省内国资,具体情况不便透露。铁汉生态控股股东刘水股票质押率截至8月15日为80.77%。

  东吴证券资深高级投资顾问潘绍昌对《财经》记者指出,从媒体报道深圳国资缓解股东股票质押风险的思路和深圳国资已经出手的上市公司轨迹来看,深圳本地股大股东股票质押率较高且盈利能力较强的公司获得资金支持的可能性较大。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15日,深圳本地股(剔除B股和ST公司)大股东累计质押数占持股数比例超80%、2018年净利润在5000万以上的上市公司有31家,其中深圳国资旗下公司已拟受让科陆电子股东股份。

  除了深圳国资外,包括北京、河南等地方国资委或财政部旗下公司纷纷在资本市场出手,缓解本地上市公司股东股票质押风险。

  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控制下的海科金集团拟受让北京本地上市公司金一文化股东股权,河南省财政厅旗下农投金控拟接手河南当地上市公司豫金刚石股东股权。董事长离职潮

  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以来至10月16日,沪深两市有391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去除实际控制人涉及国有资本(包括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地方国资、大学等国有资本)后,约有193家民营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占比49.36%,其中有4家实际控制人为外资股东。

  从历史数据看,2016年和2017年沪深两市分别有606家和538家公司更换董事长,今年的离职率并未畸高。

  国有资本旗下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大部分属于体制内正常的人事变动,如正常的换届、工作调动等。如地方国资旗下的新疆天业、开创国际、亚通股份,三家公司董事长都因工作调动而离职。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上述董事长离职的民营上市公司中,74家公司大股东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质押率超过80%,占比38.34%,其中质押率超过99%的有29家公司。

  如洲际油气(600759 .SH)、恒康医疗(002219.SZ)两家公司董事长姜亮、周先敏在今年6月份、8月份辞任。今年上半年,洲际油气第一大股东广西正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公司股份股票质押率99.99%,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股票质押率为99.57%。

  此外,上述董事长离职的民营上市公司中,89家公司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处于同比下滑状态,占比46.11%,其中下降幅度超过50%的公司有49家,下降幅度在100%以上的公司为27家。同期,资产负债率超90%以上的公司有12家,其中*ST公司有8家。

  如董事长离职的南京新百(600682.SH)、达华智能(002512.SZ),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亏损18.22亿元、2.24亿元,同比分别分别下滑1895.68%、915.02%。

  2018年上半年资产负债率高达109.66%莲花健康,其董事长夏建统在今年7月份辞职。

  “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这么狼狈,已经远不是市场信心崩溃的问题,而是民营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已经实实在在的恶化。作为行业领导者的上市公司状况如此,民营经济整体状况可见一斑。”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熊钢慨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