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产业不传统 自主创新立潮头――专访中国南玻集团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时间:2020-05-20 09:45:40
身处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南玻起初面向国际市场,在发现国内对高端建筑用玻璃有强烈需求后,南玻开启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玻璃研发与制造之路,对标拥有数十年技术储备的国际先进玻璃企业,如美国康宁、日本旭硝子等,至今已形成完整的节能玻璃、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太阳能光伏3大产业链,是国内节能型建材、新材料及光伏新能源产业领域的龙头企业。

  2019年9月,北京大兴机场迎来高光时刻。鲜为人知的是,“新国门”顶廊和指廊高达7万平方米的高端建筑用节能玻璃来自中国南玻集团。

  36年前,在改革开放的桥头堡深圳蛇口,南玻最初作为一家玻璃外贸企业,由香港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北方工业深圳公司、深圳建筑材料工业集团公司及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四大股东联合发起,以50万美元注册成立,改革功勋袁庚为公司首任董事长。

  身处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南玻起初面向国际市场,在发现国内对高端建筑用玻璃有强烈需求后,南玻开启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玻璃研发与制造之路,对标拥有数十年技术储备的国际先进玻璃企业,如美国康宁、日本旭硝子等,至今已形成完整的节能玻璃、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太阳能光伏3大产业链,是国内节能型建材、新材料及光伏新能源产业领域的龙头企业。

  南玻集团董秘杨昕宇对《大国之材》表示:“过去由于专利保护意识的缺失,南玻人辛辛苦苦挖掘地技术流失了不少,现在,市场上窃取南玻技术、山寨产品的现象众多,严重损害了南玻的权益,也扰乱了玻璃行业的秩序。2017年以来,南玻决定不再沉默,拿起法律武器严惩造假者,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此外,随着中国向外的大门越打越开,国内玻璃行业乱象整合整顿的钟声也将敲响。

  赶上好时代

  1979年7月,蛇口轰然响起填海建港的开山炮,打响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枪”。当时中国第一个外向型经济开发区――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总指挥袁庚曾说,蛇口改革就像爱迪生实验的8分钟亮灯,为之后的世界带去一片光明。

  改革之光首先点亮的是家门口――蛇口工业区太子路的企业,南玻、招商银行、中集、招商蛇口(001979)、平安集团,如今赫赫有名的巨头都从这条路起家。

  1984年,原名“中国南方玻璃有限公司”的南玻成立。从事以玻璃为主的进出口贸易,主要做广东浮法玻璃有限公司的外贸代理。改革开放事业方兴未艾,在看到国内市场高端建筑用玻璃的巨大缺口后,又坐拥深圳的先进机制,南玻决定不再做一个购销玻璃的“中间商”,而是从贸易转型工业生产,向实体工业升级,走上了自主研发的崛起之路。

  “自成立到90年代中期,南玻就占据了国内玻璃行业多项第一的位置,成为在终端市场表现卓越的行业新星。依靠玻璃深加工在市场上取得突破后,南玻启动进军上游的计划。”杨昕宇表示。

  1992年,南玻登陆资本市场,更名为“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最早一批上市公司之一。“南玻是中国第一批上市的公司,而且是中国第一家A、B股同时上市的公司。”他说。

  自力更生,应对挑战

  成立之初,南玻产品主要用于外销,因此在知识产权上不能存在一丝瑕疵。故从那时起就确定了一条至今仍在坚持的路子:所有产品均独立自主研发,在知识产权上不欠账。

  据介绍,南玻当时募资的投向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引进并建设高档镀膜玻璃生产线;二是生产中国自己的高端浮法玻璃。

  “那时候中国还没有LOW-E的概念,南玻是第一家。另外,当时中国浮法技术非常不成熟,全中国玻璃企业的浮法线加起来也不超过10条。但这10条线中,要么是国内企业自己发展的过时技术,生产效率低、能耗高,生产出来的玻璃完全不能用于深加工,要么是采购整套的国外生产线。”他告诉《大国之材》。

  为避免成为国外企业的代工厂,受制于外国厂商在价格、话语权及利益方面的控制,南玻根据外国技术特点进行本土化创新,并从多国分段购买设备,形成一条“万国造”的生产线。“我们在能买到的范围内,东买一点,西买一点,但核心技术工艺和理念由南玻自己设计完成,绕开了国外技术专利壁垒。”他说。

  “我们在1992年募资做浮法玻璃项目,真正做成是3年以后的事。”他告诉《大国之材》,南玻在上市后很长时间才做出能满足深加工要求的玻璃。“前两年多一度非常困难,产品不过关,我们一直在砸玻璃,砸到自己都心痛,不停地回炉再造,直到出来合格的产品。”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成就了南玻。

  1996年,南玻成功建造了自己的第一条浮法玻璃生产线;1997年开始生产最佳节能性能的LOW-E玻璃,成为国内最早的低辐射节能玻璃供应商之一;1998年成功研制生产出电子级浮法玻璃,这种可供扫描仪和复印机使用的玻璃成为当时国内可代替进口的产品;千禧年之后建立起以玻璃工业、IT显示材料和IT电子元器件产业为基础的工业发展格局,全面进军太阳能光伏产业,成为国内较早生产光伏玻璃的企业,打破了国外产品的垄断;自主研发单银、双银、三银、金色等低辐射镀膜产品,成功将0.55-0.7mm超薄电子玻璃基板投放市场,多晶硅产量和纯度不断提高,“各类工艺水平技术达到国际先进、国内领先水平。”

  “中国现代玻璃行业中,基本上大多数第一你都能在南玻找到。”他介绍说。

  第一条自主知识产权的镀膜线,第一条自主知识产权的浮法线,第一条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子玻璃线,第一条全氧燃烧线,第一条太阳能玻璃线,第一条全闭环生产的多晶硅生产线……上述种种,南玻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

  近几年时代变化飞速,玻璃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困局之下,路在何方?

  与时俱进,纵横驰骋

  南玻紧随趋势,早早做了布局。

  一直以来,在工程玻璃领域,南玻自主研发第一代到第三代和复合功能节能玻璃产品,产品的节能性能一代比一代好,2017年,南玻的低辐射镀膜玻璃获工信部颁发“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荣誉。因此,南玻一方面继续保持传统节能玻璃的优势,做大做强玻璃主业,在业内率先自主研发抗灰易洁玻璃、杀菌玻璃、玉石玻璃等新产品,布局汽玻新产业(300832),整合太阳能业务,甩掉包袱。“近两年成为世界之最、国家工程的港珠澳大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雄安新区核心区首期建设等项目的首选工程玻璃供应商,稳健发展。”

  南玻于国内率先在大规格玻璃上成功研发减反射镀膜技术,大规格玻璃使用镀膜技术需要一定的技术功底和强大的设备加工能力,南玻通过多年研发,克服了这一难题,成为国内较早可以生产幕墙用集成减反射镀膜玻璃的供应商。他对《大国之材》介绍道,近几年来减反射玻璃产品陆续应用于国家园林博物馆、故宫博物院钟表馆、国家海洋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等重要场馆。

  2017年6月,南玻的镀膜光伏玻璃通过了美国太阳能组件原材料认证。2017年7月起,松下开始从南玻采购电池面板3.2mm镀膜光伏玻璃并发往美国,用于其与美国新能源电动车巨头企业特斯拉合作的光伏模组项目,南玻成为该项目的指定原材料供应商,这也标志着南玻间接成为特斯拉认可的材料供应商。

  另一方面,南玻早早全面实行差异化,将玻璃产业延伸至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且近年来该业务的市场占比持续攀升。先后在河北廊坊、湖北宜昌、广东清远、湖北咸宁建立起四个电子玻璃生产基地,利润占比持续攀升,形成从上游的超薄电子玻璃到中游平板显示及触控器件模组的全国性产业链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南玻超薄电子玻璃的研发与商业化运营打破了国外在此领域的垄断地位,“目前南玻产品在性能与品质上已比肩国外先进厂商的同类产品。”他表示,南玻的产品广泛应用在电子消费类产品的盖板玻璃、触控玻璃、未来的手机后盖、精密仪表、智能手表、智能家居,甚至已拓展应用到交通工具、安防等新领域。目前,南玻咸宁基地自主研发的高铝二代玻璃已经投产,该新品含铝量达19%以上,可比肩国外康宁、旭硝子等先进企业的最新一代产品。2020年5月8日,随着新一代玻璃产品在咸宁南玻光电厂区物流门装车完成,标志着南玻高铝二代玻璃产品正式迈入市场化销售阶段,进一步提升南玻在该领域的市场竞争力与影响力。

  近几年,南玻显示器件产品向车载触控领域的业务转型,建立起配套汽车行业的质量管理体系,并持续加大在车载版块的投资布局。2019年,南玻投建AG(防眩光)、AR(减反射)、AF(防指纹)玻璃生产线,进一步加强其触控显示器件业务的竞争力。目前,南玻显示器件玻璃应用在车载、智能手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众多领域,未来将全面向车载领域进军,前景可期。

  除了产品的持续研发和技术的日益更新,南玻在管理体系方面自开始就先行于同行一步。当时利用上市机制,南玻逐渐探索并实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当时虽然是国资背景,但是从经营的角度来讲,受益于深圳特区先行先试的创业环境,南玻会更多的发挥管理层和经营团队的作用。”在他看来,这方面也是南玻能够在玻璃行业始终处于领军地位的基本原因。

  行业整体形象亟待重塑

  当前,国内玻璃行业仍存在一些比较短视的经营行为。“我们一开始做玻璃的时候,全国的浮法线仅10条,现在有360-370条。”全行业产品结构性过剩,中低端产品供过于求。而且业内存在一些高能耗、品质较低的企业,甚至有假冒南玻等同行产品的行为,这些都极大损害了玻璃行业的整体声誉,“玻璃行业的整体形象就这样被带到沟里去了。”他称。

  “南玻平板玻璃产品绝大多数可以直接用于深加工,玻璃色泽纯净,极大提升玻璃的可加工性能与安全性能,不易自爆。”他表示,在国内同行业中,南玻是唯一一个全集团均使用清洁能源天然气生产的企业,拥有花园式的生产基地,始终保持适度的产能,处在环保政策严苛的河北基地,顺利通过国家环保A类企业认定,先后被当地权威环保机构授予“环保社会责任企业”、“环保企业之星”。

  “中国的玻璃企业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南玻为代表的重视研发、重视品质、重视践行社会责任的企业,这种企业为数不多,另一类则是看重短期效益的企业。”他如此感慨道。

  整合资源,拓展市场

  目前,国内建筑玻璃市场竞争激烈,陷入了“低端产品大行其道”的态势,不可避免的出现价格战,行业秩序深受影响。

  杨昕宇表示,“首先,南玻将整合国内资源,通过自建和并购进一步提升在业内的市场份额和控制力;其次,我们将主导业内优势产业的整合,通过行业整合避免低质、低效产品的低端竞争,促进整个行业良性发展,改变外界对玻璃行业的刻板印象;另外就是拓展海外市场,持续创新,保持南玻产品高质量的优势。”

  他透露,目前南玻工程玻璃利润四分之一来自海外,未来还会提高比例。“国外市场具有不受季节限制、利润可观、对品牌的依赖程度高于国内等优势,通过近几年在中东地区的推广,南玻已逐步在相关地区树立品牌权威,还有更广阔的市场如欧洲、北美、南美地区等着南玻开拓征服,未来将加大拓展力度,争取做到国内外市场的平衡。”

  “1000+手机外壳行业通讯录”旨在为手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搭建一个线上交流合作的平台。本通讯录支持在线群聊、实名认证、互换名片。主要成员包括:手机终端:华为、小米、中兴、魅族、康佳、TCL、创维、酷派等;材料厂商:蓝思科技(300433)、康宁、伯恩光学、信义玻璃、肖特、大连路阳、太松新材、彩虹集团、银邦股份(300337)等;元器件/模组制造商:长盈精密(300115)、劲胜智能(300083)、锐科精密、风华高科(000636)等;设备/加工商:大族激光(002008)、比亚迪(002594)、富士康、天弘激光、首镭激光等,这里聚集了百余位手机领域董事长、总经理、技术总监等高端资源,想快速找供应商、找客户、找人脉,找合作,请加入“1000+手机外壳行业通讯录”,在线实时交流与合作。

  图片或长按识别

  即可加入“1000+手机外壳行业通讯录”

  《2020年超薄玻璃行业研究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