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曾信誓旦旦市值百亿 如今股权却遭冻结三年!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来源:优品财富 时间:2018-01-12 07:05:00
拥有20家做市商的新三板明星企业致生联发(830819),就曾笼罩着令人艳羡的“白富美”光环。这还不够,致生联发实控人还曾放出豪言,3年做到百亿市值。不过,这样的美梦似乎已再难撑起,公司摊上了一件大事。

  在新三板,业绩光鲜亮丽的企业,一直是投资者眼里的宠儿。拥有20家做市商的新三板明星企业致生联发(830819),就曾笼罩着令人艳羡的“白富美”光环。

  这还不够,致生联发实控人还曾放出豪言,3年做到百亿市值。不过,这样的美梦似乎已再难撑起,公司摊上了一件大事。

  实际控制人股权被司法冻结三年

  1月10日,致生联发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卜巩岸所持有股份的4003万股已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执行人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致生联发表示,截止目前,卜巩岸尚未收到法院送达的司法冻结相关文件。公司在收到相关文件后,将及时披露此次司法冻结原因。

  此外,致生联发还提示,实控人卜巩岸被冻结的股份一旦被强制执行,将存在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的风险。

  目前,卜巩岸累计持有公司股份9450万股,占比25.95%,而此次遭冻结的400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99%。

  除股权被冻结外,犀牛之星还注意到,实控人卜巩岸还曾有一次股权质押的经历。

  2017年9月27日,致生联发公告称,公司股东卜巩岸质押54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4.86%。质押期限为2017年9月26日起至2018年3月25日止。

  此次质押,主要用于致生联发向北京江川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北京华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4家小贷公司申请30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

  对于卜巩岸,他的个人履历也颇为不简单。资料显示,1984年5月-1988年9月就职于北京航空精密机械研究所,任助理工程师;1988年9月-1989年3月就职于中国经营报,任记者;1989年3月-1997年9月就职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经济技术研究所,任干部;1997年9月-2002年3月年就职于中国泛华经济发展总公司,任副总经理;2002年3月-2005年11月就职于北京金运昭德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任总裁;2005年11月投资致生联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曾豪言3年做到百亿市值

  资料显示,致生联发于2014年6月24日挂牌新三板,主要从事流媒体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流媒体整体解决方案的设计、咨询和集成。

  挂牌近一年后,致生联发于2015年6月16日变更为做市转让方式。首批加入的做市商就有中银国际证券、华融证券、广发证券等7家做市商提供报价服务。

  在新三板挂牌后,致生联发业绩呈几何级增长,是创新层企业中的“白富美”。2014年到2016年,致生联发营业收入分别为1.2亿元、2.9亿元和5.8亿元,同比增长103%、136%和104%;同期净利润为1443万元、4025万元和8536万元,同比增长213%、179%和112%。

  骄人的业绩,也让公司的融资道路顺风顺水。2015年先后完成三次定增,募集资金3.68亿元,2016年则完成募资1.16亿元,合计融资4.84亿元。

  在这期间,致生联发还涌入了大量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截止2017年6月底,致生联发股东人数已高达820人。下面贴出公司股东人数增加过程的截图,各位感受一下。

201801111623371407077447.jpg

  伴随股东人数增加的还有纷纷进场的做市商们。目前,致生联发共拥有20家做市商。其中,2016年新增中信建投、兴业证券、西部证券等5家做市商;2017年新增东方证券、国联证券、联讯证券、联储证券等8家做市商。

  也许是对公司未来前景的美好预期,实控人卜巩岸在2016年,放出豪言——三年市值做到100亿!

  股价跌破净资产,800多名股东被深套

  但,现实的情况终究还是差强人意。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最先投出了“反对”票。

  2016年12月8日,在经过大约一个月的股价拉升之后,致生联发的股价曾达到7.04元,此后,股价稳定了几个月,便开始了震荡走低的态势。

  2017年12月26日,公司股票停牌前的最后交易日,致生联发股价收于1.73元,相比此前,股价已经累计下跌75%,市值仅为6亿元,距离豪言中的100亿市值相差甚远。

  不仅如此,致生联发1.73元的收盘价,俨然已跌破公司每股净资产。据致生联发2017半年报显示,公司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1.86元。而公司最近一次增发预案的股票发行价,更是4.95元/股。

  看到这里,犀牛君已感受到致生联发800多名股东和20家做市商被集体“闷杀”的心情。

  需要提及的是,在股价持续走下坡路的阶段,致生联发不是没有做出应对策略。

  2017年4月5日,致生联发宣布启动IPO,与中银国际签订了委托协议,并称将根据项目进度向北京证监局申报辅导备案。

  不过,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 2017年4月14日,致生联发就撤回了IPO申请,称“由于公司发行计划的调整”。

  之后,作为曾经新三板“好学生”的致生联发,业绩也开始了退步。

  2017年一季报显示,致生联发实现营业收入4916万元,同比下滑40%;净利润671万元,同比只增长3%。

  紧接着,致生联发披露了2017年半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6万元,同比下降30.64%,净利润则直接腰斩,仅录得711万元,下滑逾65%。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致生联发表示,主要原因是2017 年公司启动的股票发行融资未能按照预定进,公司对于资金投入较大的智慧城市项目建设业务进行了部分收缩,同时着重培养的核心竞争力业务上半年属于布局时期,尚未取得收益。

  现在看来,投资者对这一番解释显然并不买账。只是,实控人股权遭冻结后,致生联发后续该走向何方呢?百亿市值的梦想,又将如何实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