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市众生相:降职的、苦熬的、跳槽的 还有想干票大的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 中国证券网 时间:2018-09-14 21:20:00
在市场面前,再牛的人也抵抗不过趋势。在此过程中,备受煎熬的除了普通股民、基民,还有公募基金行业的一众基金经理们。据统计,截至9月13日,今年以来混合型基金和普通股票型基金的平均回报分别仅为-9.46%、-15.37%。

  在市场面前,再牛的人也抵抗不过趋势。

  今年以来A股股指与量能双双触底:上证综指向2015年的低点2638点靠拢,沪市成交量继续萎缩,刷新年内新低,市场人气重回冰点。

  在此过程中,备受煎熬的除了普通股民、基民,还有公募基金行业的一众基金经理们。据统计,截至9月13日,今年以来混合型基金和普通股票型基金的平均回报分别仅为-9.46%、-15.37%。

  那么,在这种市场环境中,那些头顶高薪光环的基金经理们,都在忙些什么呢?

  基金经理A:

  调整心态苦熬寒冬

  有着十余年从业经历的基金经理A经历过几轮A股牛熊周期的转换,谈及当前的状态与牛市中有何不同,他的回应颇为“实诚”。

  “心态上肯定有所不同。”基金经理A笑称。

  “牛市的时候恨不得自己的股票每天都有涨停的,如果没有涨停就觉得自己今天做得很差。那时候根本来不及做研究,很多时候没等研究完股价就涨上去了。现在则可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去做很多基础性的研究。遇到理想的标的,就算股价没到心理价位也不会着急,可以等它跌下来再买,相对来说心里会更踏实一些。”基金经理A说。

  在基金经理A看来,牛市中不太容易自我怀疑。因为普涨的时候,哪怕自己的股票比别人的涨幅小一些,心理上也不会有太多落差。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则不同,一旦股票持续下跌一段时间,就会对自己的研究能力产生质疑。

  “只能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练好基本功是关键。”基金经理A说。

  基金经理B:

  重仓股股价跌一半,加仓还是减仓?

  今年以来,受市场大环境拖累,曾经备受公募基金追捧的白马股大面积下跌。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9月14日,老板电器、歌尔股份、索菲亚、泸州老窖、大华股份、天齐锂业、海康威视等基金“心水股”,年内跌幅均在20%至50%不等。

  那么问题来了,当你的重仓股股价下跌了一半,究竟是应加仓还是减仓?

  对此,基金经理B的答案是:取决于你自身的能力属性。

  “我会加一倍的仓位,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研究结果。股价下跌只能说明市场没有认识到它的价值,我这时加仓就可以赚取以后更高的收益。”

  但他的一位同行却持相反观点。这位同行认为,市场永远是正确的,股价下跌只能说明有些因素之前没有看清,这时最好的做法就是先减一半仓位来规避风险。

  “不同的人由于自身的能力属性不同,在弱市中无论是心态、判断还是投资决策都会有所不同,但更多的人是在上述两种行为之间摇摆。”基金经理B说。

  基金经理C:

  我恨不得现在发个一百亿的基金

  “好发不好做,好做不好发”向来是基金发行市场的一大怪圈。仅在2018年内,两种极端现象就已交替出现。

  今年初,伴随上证指数的一路走高,“爆款基金”频频出现。

  兴全合宜一日“吸金”超过300亿元,嘉实核心优势股票发起式基金一天发售近90亿元,华夏稳盛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在短短3天的时间内共募集78亿元,东方红创新优选定开混合基金更是一日售罄,而且还要按比例配售。

  如今,低迷的市场行情令基金发行陡然降至“冰点”。

  安信量化优选基金首募规模仅为1002.63万元,扣除作为发起人的安信基金自掏腰包购买的1000.03万元,该基金仅仅向另外4位外部投资者募集了2.6万元。更为惨烈的是,8月以来,已有6只基金宣布发行失败,这在历史上都极为少见。

  基金经理C是一只正在发行的偏股型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

  说到发行前景,他颇感压力:“只能寄望于股东方和渠道同事给力些,现在这种环境确实很难说服投资者买基金。基金成立后,我在建仓期肯定会谨慎地积累安全垫,因为这个阶段不能赎回,一旦净值低于面值,基民的持有体验会很差,也不利于其后面继续持有。”

  “这个时点一年后大概率是赚钱的,我现在真恨不得发个一百亿的基金。”他在采访结束时发自肺腑地说。

  基金经理D:

  曾处于行业前列,如今却要降为研究员

  那些曾经业绩耀眼的明星基金经理们,现在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基金经理D曾在某年做到行业前列,然而今年因为业绩太差,他可能要被调岗至研究员,工资也要随之大幅减少。

  “我在房价最高点买了房子,每个月要还三万多元的贷款,而且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研究员的工资根本覆盖不了现在的生活成本。这样的话,还不如在基金经理的职位上跳槽,要价还能高一些。”他无奈地向记者透露。

  众所周知,基金经理通常是由研究员提拔而成。而在往年的市场行情中,基金经理因业绩欠佳而“回炉再造”的案例屡见不鲜。

  2015年3月,长城消费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基金管理工作需要,基金经理刘颖芳离任,转任公司研究部研究员。此外,在2011年,长城双动力混合的基金经理阮涛也曾回归研究员岗位。

  在市场走弱时,基金经理的跳槽行为往往更为频繁。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基金经理变更次数达到了312次,涉及基金298只,涉及基金公司74家,而这个数值也创出了近三年之最。

  “有的基金公司不仅实行年度业绩考核,同时还实行时间单位各有不同的短期业绩考核。而业绩考核如果不能满足公司要求,便容易出现基金经理变动。” 基金经理D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