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富折戟背后:被切割的分析师拜票江湖和迷茫的卖方研究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 澎湃新闻 时间:2018-09-23 08:56:00
曾经风光无限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突然在第16届走到了“尽头”:30家券商宣布退出评选,中国证券业协会还跟着点赞。9月21日晚间,新财富杂志官微宣布,鉴于突发原因,新财富杂志决定暂停2018年度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虽然该杂志尚未宣布将停办本届评选,但绝大多数参选券商的退出,已经让本届评选名存实亡。

  曾经风光无限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突然在第16届走到了“尽头”:30家券商宣布退出评选,中国证券业协会还跟着点赞。

  9月21日晚间,新财富杂志官微宣布,鉴于突发原因,新财富杂志决定暂停2018年度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虽然该杂志尚未宣布将停办本届评选,但绝大多数参选券商的退出,已经让本届评选名存实亡。

  新财富的官方网站上,还列着从2003年至2017年共十五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的简介,据新财富统计,十五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共从14000多位候选分析师(含各年度重复报名者)中评出了1500余位最佳分析师(剔除重复获奖者)。

  有业内人士认为,分析师的考评有很多量化指标可以参考,并非一定要通过买方的投票来决定,容易产生寻租空间。退出新财富评选不会影响分析师的正常考核,以后行业和公司应该会重视派点(买方对券商卖方研究成果和服务质量进行打分)和研究能力的考核。

  谁的新财富和最佳分析师评选源起

  号称“券商界奥斯卡”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始于2003年,由《新财富》杂志每年进行评选。

  官网资料显示,《新财富》杂志创刊于2001年,由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政务服务中心和全景网络有限公司主管主办,而全景网络是由深圳证券交易所旗下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与《证券时报》联合投资的财经资讯网站。这一浓厚的官方色彩,随着2016年深交所退出全景网而有所淡化。

  2003年1月份,《新财富》借鉴国际惯例,首次推出由国内机构投资者票选中国内地资本市场最出色分析师的活动,评选以基金经理直接提名分析师并为其打分的方式进行。第一届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最终选出26个研究方向的“最佳分析师”。

第一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结果。 数据来源:新财富

  “当时,相信卖方分析师对这个评选并不怎么了解,很多人接到电话都表示惊讶,这次的产出过程比较随意,不具有太多可比性。”华泰证券首席金融分析师罗毅曾在《从新财富评选史看未来政策走向》一文中如此写道。

  在新财富评选的初期阶段,研究报告的质量还是关键决胜因素,加之公募基金的数量较少,投票往往相对集中,卖方研究员的压力并不大。

  “从第二届开始,大家都变得重视起来,研究报告的质量出现明显提升,估值模型开始应用,研究报告的专业性逐步体现出来,这时的竞争主要集中在研究报告的质量上,对营销的需求并不算太高,至于拉票活动实际上还没见踪影。卖方的地位还算不错。”罗毅在上述文章中称。

  这也和当时市场的基本情况和背景相贴合的,彼时公募基金开始崛起,证券公司开始由对内服务转向为外部机构投资者服务,新财富成为券商研究变革中的重要推动力量,价值投资崛起。

  谈及新财富过往的评选,某大型券商的一名行业分析师表示:“虽然这个评选有一些不合理和不好的现象,但如果没有新财富评选的话,自己也不会快速地成长。”在历年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榜单中,已经连续几年出现该名分析师的名字。

  该分析师认为,评选可以视为行业内的一种激励和认可,除了研究能力的认可,还有对其投资理念、机构影响力、行业人脉的认可。

  半路走偏的风气

  而随着竞争的激烈化,营销活动越来越多,拉票风气也开始产生。券商业内还有一种不成文的行话,称市场上只存在三类分析师,分别是新财富第一、新财富上榜和新财富未上榜。

  从2006年开始,一些券商开始按照新财富分析师的评比榜单“挖人”,从此券商分析师的身价和新财富排名相挂钩了。

  作为卖方的券商研究员们的收入由基本工资、绩效及年终几部分组成,年终奖是其中大头,也是同为研究员却拉开量级差别的主要原因。而年终奖的多少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看其在新财富的排名,新财富评选对分析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业内人士透露,如果能够进入新财富前三或前五,收入至少百万级。往往每年在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收官之后,分析师的跳槽季便开始了。

  例如,2017年12月,恒大集团宣布聘用方正证券前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为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月薪125万元,年薪至少达1500万元(税前)。

  排名带来的身价倍增,让分析师对新财富评选越来越重视,从参与人数中可见一斑。新财富官方数据显示,参与评选的分析师人数,已由最初的不足500人,增加到了2017年的1400余人,机构投票人数更是由77人增长到2017年的4000余人。

历年参加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人数情况。 数据来源:新财富

  而今年宣告暂停的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人数更甚,收到1500余位分析师、销售服务经理报名参评,1600余家机构申请投票资格。

  特别是近几年,分析师为了新财富榜上有名,拉票、拜票的现象层出不穷,请吃饭、送礼品卡、送公交卡是常用手段,甚至出现过泳装秀、影星模特助阵,拍微电影、卖方女销售给基金经理送早餐等各式的花样拜票手法。

2016年某券商的计算机分析师曾拍摄微电影《我的霸道女神》来拉票

  第16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的停办,正是缘起于一次疑似的拜票行为。

  9月18日上午,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兼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马军及分析师廖蕾与买方机构在某饭局上的亲密照片、视频文件在网上流传。当天有消息称,马军、廖蕾是在9月17日晚间,参加了一个与新财富投票有关的聚会。

  虽然相关人等并不承认这次聚会与拜票有关,但基金经理买方与美女分析师卖方的亲密照片,还是引发了各方的极大关注。而新财富对其采取了一刀切处理。9月18日,《新财富》杂志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取消方正证券马军等参评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资格,认为网传方正证券马军等与买方机构的相关照片、视频文件,影响非常恶劣。

  新财富杂志采取雷霆手段的背景之一,是官方对于花式拜票、拉票行为的反感。

  9月初,中国证券业协会向各家券商下发了《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对证券分析师参加评选活动提出了8条要求,其中在第四条严禁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以各种形式刊载或发送拉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在微信群、微信朋友圈等各类自媒体上刊载或以邮件形式发送拉票信息等。

《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

  分析师爱恨新财富

  作为卖方的券商,在这起事件中的态度颇为微妙。

  9月21日,30家券商在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发布的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的声明中指出,“鉴于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遂决定退出评选。

  可见的是,券商分析师对新财富评选往往是又爱又恨。一方面,券商分析师希望能通过上榜一战成名,确定行业地位和身价;另一方面,券商分析师又厌恶为了新财富的标准,而去过多关注短期业绩。

  有券商分析师就在本届新财富评选折戟后感慨,圈外的人,恐怕很难体会新财富评选被取消,对于当事人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因为新财富是卖方分析师评估的绝对标杆。大多数研究员的工资和奖金,是与其新财富排名挂钩的,并且上榜与否和提名与否,差别巨大,不夸张的说,有的甚至会差出数量级。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是研究员的高考绝不为过。你为高考准备了很多年,考卷也交了,突然说不发榜了,你说你会是啥感受。

  也有券商分析师认为,从买卖方市场来说,客观上都需要这样一种评价体系,以褒扬先进、激励来者,推动市场研究更好的为投资服务。目前新财富的评选太急功近利,但可以改变评选方法和条件,比如加一个在同一机构工作五年方能参选,没必要一棍子打死。

  此前也有不少机构和个人宣布退出新财富,包括参加过八届评选,五次夺冠的分析师高善文,中金公司以及中信证券。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2012年在退出新财富评选之时发表《卖方研究业务向何处去》一文,其表示,当持有人以3-6个月的尺度要求资产管理人拿出业绩的时候,买方机构要求卖方机构拿出短期内能够快速上涨的股票,卖方机构被迫关注消息面、催化剂和股价的短期刺激因素,显著强化了结果的重要性。

  这种评选机制也加重了分析师的负担,天风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徐彪也曾发表文章《一把辛酸泪,满纸吐槽言——卖方研究三年感悟》,形容“卖方研究员的生活就是一把辛酸泪”。

  他表示,卖方研究员的第一道坎,不是有多正确,而是有多少人知道你的观点。像新财富评选一共32个方向,多的如策略,每年都是三四十家参评,少的也有十几二十家竞争。如果把每个参评团队拆开,需要记住的人名一下子变成一两千个,绝对是个令人崩溃的数字。

  此外,有市场人士对新财富评选的规则颇为诟病。拥有投票权的主体在不断增多,投票权不断分散,申请投票资格的公募基金数量越来越多,私募基金、券商资管、保险公司等也都包括进来了。而在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中,有来自近1000家机构的4000余位投资者获得投票权。

  “这些机构之间的想法往往大相径庭,离统一的目标差的比较远,关键还是要让投资者赚到钱,或者少赔钱。”罗毅如此回忆。

  分析师并不能面面俱到地为每个买方提供特定的研究服务,拼人情、拉关系的方式就日益渐多。有券商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分析师的考评有很多量化指标可以参考,并非一定要投票来决定,容易产生寻租空间。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整治金融乱象,也在要求提高研究员挖掘价值的能力,回归研究。”

  之后卖方研究怎么走?

  新财富折戟之后,不少业内人士再度开始反思,券商的研究该往哪里走。

  有行业人士提到,这两年来,明显能感受到卖方研究在走向迷茫与分化。一方面是第三方服务的崛起,佣金甚至开始超过卖方研究所;另一方面,不少具备较强资源的买方平台开始自建研究体系,逐步脱离对卖方的依赖。卖方研究往何处去成为一些大研究所开始考虑的问题。

  毫无疑问,分析师安身立命的本领还是投研能力,近几年市场上频现标题党研报,甚至未去现场调研而出具的研报,体现的是券商研究行业的浮躁。

  例如,2015年长江证券金工团队的覃川桃(人称“桃子姐”)的研报标题《你大妈不是你大妈,你大爷还是你大爷》,长城证券的研报《我们坚决不要脸了》,研报的标题均极具煽动性,还因此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

  北京一家券商的分析师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卖方研究的江湖仍在,巨大的买方研究的需求和市场也在,行业将回归研究本身。

  同样,一家中小型券商的分析师也认为,如果真能由此回归本源,注重研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华宝基金副总经理、申万宏源证券前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认为,衡量新时代研究员的价值,无论卖方还是买方,三个方面缺一不可,也是评价一个研究员是否合格的基准。

  “一是研究(研究是基础,是使用价值);二是沟通(价值实现的渠道,除非研究员兼基金经理,这一环节对于价值实现至关重要);三是交易(这是价值,是落脚点,只有转化为交易,研究才有价值)。研究员的贡献就是投资转化率,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要致力于做好的研究、好的沟通,提升价值转化率,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价值。”他表示。

  至于以后对分析师的考核,沪上一家券商的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退出评选并不会影响分析师的正常考核,以后行业和公司应该会重视派点和研究能力的考核,有的中小券商可以给到优秀卖方分析师高达40%~50%的派点提成比例。

  据了解,基金公司一方面接受券商提供的销售和研究服务,另一方面为券商提供交易量支持,基金公司须通过证券商的交易席位才能进行交易。而投资总监、基金经理等人对券商卖方研究成果和服务质量进行打分即为派点,谁的研究有价值,所获得的点也就更高。

  上述这家北京券商的分析师也告诉记者,其所在公司因为研究团队刚筹建不久,公司之前并没有很鼓励分析师去参加新财富评选,分析师可以以个人的名义进行参选,对分析师的考核都是依靠派点,所以压力还是不小。

  今年以来,我们更感受到随着原有社会分工体系与企业边界的巨变,A股跨产业研究的必要性正日渐紧迫,例如消费品这一领域就在发生横跨很多行业的渠道巨变。过去,受限于奥斯卡的分类,大家总是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想必随着评选时代的结束,未来行业间的打通和研究水平的上升就会加速,如果能够成为熟知产业变迁与企业沉浮的资深行业专家,相信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有价值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