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逾250名小股东美国集体起诉:要求收回中国公司控制权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来源:证券时报网 时间:2018-11-15 10:48:00
当地时间11月14日,FF小股东们在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针对恒大健康的集体诉讼,指控恒大健康、夏海钧和彭建军企图通过欺诈手段夺走FF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的非法行径。据FF内部透露,此次诉讼的原告股东代表们均为FF老员工,并在股权激励计划中获得了FF母公司的相应股权,此次诉讼涉及超过250名已行权的小股东。要求FF从恒大收回FF中国的资产、业务经营权和管理权。

  当地时间11月14日,FF(法拉第未来)小股东们在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针对恒大健康的集体诉讼,指控恒大健康、夏海钧和彭建军企图通过欺诈手段夺走FF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的非法行径。据FF内部透露,此次诉讼的原告股东代表们均为FF老员工,并在股权激励计划中获得了FF母公司的相应股权,此次诉讼涉及超过250名已行权的小股东。要求FF从恒大收回FF中国的资产、业务经营权和管理权。

  【延伸阅读】

  FF员工起诉恒大:最初就策划“阴谋”毁掉我们公司

  美国当地时间周三,正处于困境中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与其主要投资者、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Evergrande)之间的争斗再次升级。

  法拉第未来的员工向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提起诉讼,指控恒大“违反”其受托责任,并存在“其他违法行为”。原告还称,恒大从一开始就“阴谋”将法拉第未来“推下金融悬崖”,以窃取与该公司即将推出的豪华电动汽车FF91相关的知识产权。

  原告的代理律师写道:“如果(恒大的)阴谋得以实现,法拉第未来的员工(其中许多人持有公司股份)将蒙受损失。原告将失去一切,不仅会失去工作和相关权益,而且多年的工作价值也会被毁于一旦。”

  这份诉讼是由法拉第未来市场战略总裁Allen Lu、汽车工程副总裁马提亚斯·艾特(Matthias Aydt)以及汽车软件高级总监Connie Zhao提交的,诉讼中称恒大(Evergrande)是该公司的海外投资中介机构。

  代表原告的McKool Smith Hennigan律所律师迈克斯·沃特(Mike Swart)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今天代表法拉第未来的员工提起诉讼,要求恒大以少数股东身份对我们客户采取的高压手段负责。我们的当事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他们期待着有一天能上法庭。”

  记者尚未能联系到恒大的律师。但这起新诉讼与法拉第未来母公司上周对恒大提出的诉讼密切相关,当时恒大被控“故意让”这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破产。

  不过,尽管这两起诉讼基调相似,但第一宗诉讼更多地聚焦于迫使恒大承认最近的一项决定,即允许法拉第未来从其他渠道寻求至多5亿美元的新资金。

  而周三提起的诉讼更多的是关于赔偿问题。诉状中称,这些寻求集体诉讼的员工要求法庭“立即纠正(恒大)违反其受托责任和其他非法行为,并努力减少其在法拉第未来股东造成的损害”。

  这两起诉讼加在一起,更全面地描绘了恒大与法拉第未来之间如何达成交易,以及双方最终如何走向分崩离析。

  在2017年底的另一场金融危机背景下,法拉第未来与恒大达成了一项最终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恒大在2018年初承诺向法拉第未来提供8亿美元注资,并同意在2019年和2020年每年再提供6亿美元资金。作为交换,恒大获得了法拉第未来45%的股份。

  最新诉讼文件显示,尽管恒大在法拉第未来指派了两名财务人员,以监控法拉第未来的支出事宜,但截至2018年7月份,法拉第未来几乎花光了所有资金。

  其中约2亿美元被迅速送回中国,以帮助法拉第未来迅速启动本地化生产。大约有1.3亿美元专门用于偿还赊欠供应商的款项。剩下的资金则用于在加州汉福德为FF91的生产做准备,FF91原本计划在2018年底投产,并为日常运营提供资金支持。例如,在最近裁员之前,法拉第未来每月的工资支出为800万美元。

  上周提起的诉讼文件显示,法拉第未来在7月份估计,用了这笔钱之后,该公司仍需要6.63亿美元,才能在2018年12月份的最后期限前让FF91投产。为此,法拉第未来首席执行官贾跃亭向恒大提出,希望能从这笔交易中获得12亿美元预付款。恒大对此表示同意。

  恒大承诺在7月份向法拉第未来投资3亿美元,10月份投资2亿美元,2019年1月再投资2亿美元。作为回报,该公司要求贾跃亭放弃他在所有法拉第未来相关公司的董事职位,并放弃他在供应链顶层控股公司的控股权。

  周三提起的新诉讼显示,贾跃亭同意这份协议的一个原因是,恒大承诺将偿他在中国创办的电动汽车公司LeSee的所有债务。尽管贾跃亭做出了明显的让步,但恒大未能支付第一笔3亿美元资金。

  对此,恒大辩称,贾跃亭没有提交足够“令人满意”的证据,证明他已与法拉第未来划清界限,并声称自己仍在充当“影子导演”。该公司还表示,贾跃亭在中国被列入债务人黑名单,这也是该公司在付款问题上犹豫不决的原因。

  法拉第未来的最新诉讼称,恒大利用这一时机控制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双方就3亿美元的付款问题进行了磋商,但恒大最终没有付款。

  原告表示,恒大一再采取“恶意”行动,包括故意不向“关键供应商”付款,这是今年秋季法拉第未来出现新财务问题的首个迹象。

  就在9月底,法拉第未来决定在香港申请仲裁,以解决与恒大之间的纠纷。当时,法拉第未来的银行存款仅剩1800万美元,且仍欠供应商5900万美元。

  尽管主要案件仍在调查中,但仲裁机构允许法拉第未来寻求至多5亿美元的外部融资,而恒大则被勒令支付此案的部分法律费用。法拉第未来还要求仲裁员取消恒大对其企业资产的多项留置权,包括对其知识产权的严格控制。

  然而,当仲裁程序结束时,法拉第未来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措施。今年10月底开始减薪,数百名员工被裁汰,随后大量员工被迫无薪休假。公司多位高管离职,包括联合创始人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和最后一位“创始高管”达格·雷克霍恩(Dag Reckhorn)。

  据悉,除非有新的资金注入,否则法拉第未来拥有的现金只够支持到12月中旬。

  在本周早些时候召开的全体员工会议上,贾跃亭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法拉第未来正“受到来自世界各地投资者的关注”。他还表示,公司计划在2020年进行IPO,并称“愿意拿出个人股权作为对所有供应商的担保,不会让他们陷入任何付款风险中”。

  上周末,一家名为EVAIO的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称,已通过“安全令牌发行”与法拉第未来取得联系,计划向其投资9亿美元。

  法拉第未来发言人约翰·席林(John Schilling)在电子邮件中表示,该公司“正在与部分潜在投资者进行沟通,但尚未与EVAIO达成任何交易。”(来源:盖世汽车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