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阵痛“延时”:全力押宝的面板产业是高技术领域吗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懂懂笔记 时间:2018-12-12 08:36:00
在国内其他家电巨头,如格力、康佳等企业看来,通讯业务同样是一根难以割舍的“鸡肋”,虽然他们旗下都有通讯业务,但几乎都处在市场边缘。或许,这也是传统家电企业的一种执念吧。

  筹划近半年之后,李东生终于迈出了他面向未来的新步伐。

  12月7日晚间,TCL集团发布的这则重大资产重组公告中,引发懂懂笔记关注的要点主要有两个:其一:甩掉包袱,轻装前进。TCL集团拟将公司智能终端以及相关配套业务作价47.6亿元人民币,出售给了以李东生为核心的公司管理层和战略投资人成立的TCL实业控股;其二,聚焦核心业务。上市公司保留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以及产业金融和投资及创投业务。

  TCL集团方面表示,此次交易有助于上市公司解决多元化经营下业务众多、资源投入分散、行业发展阶段和周期不均衡、股东回报影响要素繁杂的现状。

  全力押宝的面板产业是高技术领域吗?

  TCL集团这一转变的背后,隐现整个家电行业市场的变化趋势。

  对此,著名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对懂懂笔记表示:“从长线来看,在过去5、6年的时间里,半导体业务对于整个TCL集团的贡献率越来越大。至少近5年内华星光电已经成为TCL主要的利润来源。这种趋势直接增强了李东生对华星光电的信心,同时他与TCL管理层对于传统家电业务的信心,也越来越不足。”

  的确,作为上市公司以及国内传统家电行业的代表,TCL集团近两年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理想。这次重组之后,智能终端业务将被剥离,TCL集团将更加聚焦在面板产业。但对资本市场而言,这样的TCL究竟是传统家电企业,还是高科技领域的半导体显示技术厂商?或许,近期TCL集团的股价走势将很快反映出投资者的态度。

  在刘步尘看来,近年来TCL集团在资本市场不温不火的状态,背后原因就是包括TCL管理层以及资本市场普遍认为,在其上市公司的体系中有着一些不太优质的资产。这些资产使得投资人信心不足,从而拉低了整个TCL集团的股价。实际上,这些资产就是此次被剥离出去的终端业务,而这部分业务曾经是TCL赖以成长的基础。

  “此前TCL曾追求过让华星光电独立上市,但并没有成功。此次剥离终端业务之后,TCL集团剩下的主体基本上就是华星光电,这也就相当于华星光电曲线上市了。”刘步尘强调,此举将会向资本市场传达一个信号,TCL集团现在的主要资产就是华星光电这一相对优良的部分。

  实际上,此次TCL的重大重组动作在国内家电圈并未引发太大反响,因为此前相关变动早有风传。

  今年6月初,李东生就已经开始着手TCL集团的转型准备。他曾多次公开表态,TCL集团将会向上游半导体产业转型。在6月26日,TCL多媒体正式更名为TCL电子控股有限公司。当时的变更公告中,TCL官方这样表示:公司逐步将消费电子终端业务分拆至香港TCL电子上市公司平台,TCL集团将成为以华星光电及半导体相关产业为核心业务的资本市场平台。

  那么,TCL集团保留华星光电,聚焦自己更为关注的面板业务,是否能换来资本市场的信心?在懂懂笔记看来,未来两三年内都不会太乐观。首先,在一些分析师看来,TCL聚焦的液晶面板领域谈不上高科技,行业未来前景一般,而且投资回报周期非常漫长;其次,资本市场对于TCL这一轮操作也比较看衰。本周一开盘后,TCL股价便出现大幅下跌,截至收盘跌幅达到了5.86%。

  从今年11月1日TCL集团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懂懂笔记发现华星光电在前三个季度的销售收入为190.5亿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6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实现的销售收入204.4亿元,以及折旧摊销前利润的85.9亿元,分别下滑了6.8%与28.9%

  这些变化也从侧面反映出,华星光电所处的产业大环境并不理想。

  刘步尘对此表示:“如果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发现保留华星光电的TCL越来越像同样以面板为主业的京东方。但是京东方这两年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不理想,因为在资本市场看来,目前液晶面板产业已经算不上一个高技术领域,而且是一个重资产投入的行业。”刘步尘指出,包括日本和韩国的行业巨头都在逐步退出液晶面板的制造领域,而在显示产业内做一下对比,也会看出华星光电的技术布也并不领先。

  “目前华星光电主要还是在围绕液晶技术,而液晶技术在整个显示产业已经逐渐被边缘化,目前业界普遍认为OLED、量子点以及8K代表着显示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但华星光电在这方面却没有太多布局,依然是以液晶为主。”刘步尘分析,这样的态势自然会进一步影响资本市场对TCL集团未来的信心。

  当然,华星光电并没有把自己牢牢捆在液晶显示这一颗大树上。据相关业内人士分析,在OLED技术的布局方面,华星光电目前也在进行印刷OLED的技术研发。该人士指出,目前OLED市场主要以蒸镀技术为主,而市场普遍认为,蒸镀技术在未来将会被印刷技术所取代,只是目前印刷技术并不成熟。“虽然TCL目前将宝压在了OLED印刷技术上,试图实现弯道超车,但从现状来看,印刷技术要为华星光电做出营收上的贡献,还需要再等上几年。”

  李东生亲自掌舵的通讯业务命运如何?

  此次重组之后,TCL集团的行业角色将发生很大转变,而接收终端业务的TCL控股将接替此前TCL集团所扮演的角色。

  目前,TCL控股是李东生包括TCL高层出资成立的私营企业。而TCL集团是由惠州市政府主导,拥有国资背景的大型企业,二者之间有很大区别。

  将智能终端业务剥离后,这一板块和上市公司不会再有直接关系。那么,接下来李东生将会如何改造TCL移动终端业务?

  有业内分析师表示,TCL将智能终端剥离出去,侧面反映出包括李东生在内的管理层,对这部分业务未来的发展并不看好,毕竟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正面临低迷,而且在未来5G真正商业化前的这段时间,行业淘汰和洗牌只会越来越激烈。在重组公告中,TCL也指出:“本次拟出售的资产,市场环境竞争激烈,盈利空间有限,出售完成后有助于上市公司提高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

  没有了上市公司的加持和束缚,TCL的智能终端业务可能会迎来一次大调整。而这其中,智能手机业务是最受外界关注的(表现也最差)。作为曾经国产手机出海的先锋队,TCL通讯曾经在2015年以年出货量7900万部的成绩,高居全球第五。如今仅仅三年时间,TCL手机已经完全被边缘化。

  从去年12月李东生亲自执掌TCL通讯业务,至今已经将近一年时间,其业务整体情势有何变化?

  根据TCL集团三季度财报显示,李东生主抓TCL手机业务后,似乎出现了一些起色:报告期内,TCL手机业务同比大幅减亏,在第三季度实现当季盈利。但是仔细研读相关数据可以发现,其在实现盈利的同时,手机销量也在大幅缩减。财报显示,前三季度TCL手机实现产品销量2,286.4万台,同比下降了30.4%。也就是说,盈利(减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市场表现转好,而是来自于整体成本和支出的缩减。

  对于TCL通讯的这一变化,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目前TCL通讯的业务,主要是在美国和欧洲部分市场,这些市场的主要产品是以阿尔卡特为主,但是近两年来阿尔卡特在当地受联想、诺基亚的冲击比较大。而此次重组,从目前来看对于TCL通讯业务的刺激并不大,虽然李东生是自己在主抓这部分业务,但从现阶段来看依然没有看到令人振奋的消息。”

  近一年来,TCL通讯曾试图通过运作黑莓、plam等拥有情怀加成的老品牌来刺激销量,但从市场表现来看,这种“老品牌战略”表现得并不成功。主流消费群体的喜好、需求变化太快,而小众群体也很难再对情怀投入真金白银。这种趋势下,TCL也逐渐沦为了手机届的“养老院”。

  以TCL移动业务的现状,如果放在主流互联网巨头的眼里,或许早就已经被出售,但李东生却多次表示不会放弃。这一点,似乎是和索尼(手机业务)有着同样的考量——只要不离场或许就能等到反常的机会。

  而在国内其他家电巨头,如格力、康佳等企业看来,通讯业务同样是一根难以割舍的“鸡肋”,虽然他们旗下都有通讯业务,但几乎都处在市场边缘。或许,这也是传统家电企业的一种执念吧。

  如果不想舍弃,就要保持现状,但是保持现状也就意味着将会长期亏损;如果想扳回一城,以目前智能手机市场的形势,可能需要更为庞大的人力物力投入。而且要扳倒华米OV等头部手机企业,不仅要依靠人、财、物,更要领先的行业视野和头脑。这方面,TCL又有多大胜算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