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旨在突围的维新百日 将会把京东带向何方?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 时代周报 时间:2019-04-16 08:26:00
刘强东不再沉默,这是他4月12日朋友圈文章《地板闹钟的故事》里的一段摘录。这条全文仅约700字的短文,不仅回应了舆论暴风眼中的京东变革是非,更浓缩了刘强东眼中的京东过去、现在及未来的组织生态,核心要义就是要还原他内心的京东本貌。

  “京东最近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人员急剧膨胀,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这样下去,京东注定没有希望!公司只会逐渐被市场无情淘汰!”

  刘强东不再沉默,这是他4月12日朋友圈文章《地板闹钟的故事》里的一段摘录。这条全文仅约700字的短文,不仅回应了舆论暴风眼中的京东变革是非,更浓缩了刘强东眼中的京东过去、现在及未来的组织生态,核心要义就是要还原他内心的京东本貌。

  “我没有选择余地”,是刘强东发起这轮京东巨变的内心独白。4月15日凌晨,刘强东又发布了内部信,从公司具体业务与运营上进一步解释了原因。在2019年的新年贺信中,刘强东就已提出,“组织”、“人才”和“价值”将成为京东新一年的关键词。未来,京东将全力施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并且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组织转型,要让听得见炮声的人做决策。

  这几个月以来,京东末位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推行“996”工作制,取消快递员底薪增加揽收任务,甚至是酝酿新一轮团队优化名单等行动计划,都是围着组织转型这个核心任务。

  早在去年12月21日,京东就提出了组织架构调整的诉求,至今已有116天之久。这是一个京东颠覆京东的历程,要经过漫长摸索和磨合。眼下,京东内部对架构、对人的调整也依旧在进行时中。在内部信中,刘强东表示,要打破京东内部“大锅饭”机制。

  京东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他们左手在优化人员配置,右手则拟定了1.5万名员工的扩招名单。这代表,京东一方面淘汰业绩不达标、文化方面不契合的员工,一方面又努力为集团注入新鲜血液。根本目的,就是希望让基层员工重拾创业初期的斗志,提升基层员工战斗力。

  但疾风暴雨般的调整,势必也面临着同等程度的阻力。在舆论的高度旋转中,一些变革的初衷或者进程已经走向失焦。刘强东这场旨在内忧外患中突围的维新变革,又将会把京东带向何方?

  变革深水区

  过去的2018年,京东在资本市场上,历经了从“超过百度只差一个涨停板”到“市值缩水近千亿”的高台跳水,以及基石投资者高瓴资本及其他资本机构的大幅减持。此外,拼多多的逆势崛起也加剧了电商行业的竞争,而明尼苏达事件更是把京东逼到了一个不得不进行调整的境地。

  京东变革势在必行。2018年12月底,京东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这次调整被称为京东史上规模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京东商城被划分为前台、中台、后台三部分;同时,徐雷被推到台前任轮值 CEO,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从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京东拥有了“二把手”。随后不久,京东集团(包括零售、物流、数科三大子集团)开始推行“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总部职能从管理改为战略,运营职能下放至业务板块。

  一个月内,接连发布了三位CXO级别高管的离职公告后,京东又开启了针对核心高管的轮岗计划。

  4月9日晚间,京东宣布已经开始实施核心高管轮岗计划,曾经作为京东商城业务“封疆大吏”的王笑松和胡胜利都将被调任到其他的岗位。在此之前,京东的CTO(首席技术官)张晨和CLO(首席法务官)隆雨分别于3月15日和3月19日宣布离职,而京东集团执行副总裁兼CP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也在4月4日宣布即将离职的消息。

  张晨和隆雨是京东在2012年之后引入的“洋务派”,有着漂亮的履历,而蓝烨以及岗位待定的王笑松和胡胜利则是跟随刘强东打过多年硬仗的采销业务线老将。在外界看来,从职能部门到业务部门,这意味着京东的组织变革迈入深水区。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京东对王笑松及胡胜利的岗位调整与其今年加快新业务拓展有关。2018年财报分析电话会上,刘强东明确表示,2019年京东在创新业务上将会关注三件事,一是三四线市场,二是通过大数据和数字化提升内部管理及合作伙伴的效率,三是对线下商业模式进行完善和复制,例如7Fresh等。

  在京东内部,王笑松先后历任其3C事业部负责人、大快消事业群总裁、生鲜事业部负责人。胡胜利则是京东近几年升迁最快的高管之一,历任3C事业部负责人、时尚生活事业部总裁、时尚居家平台事业群负责人。

  “在阿里、拼多多夹击之下,京东需要进行业务突破,特别是生鲜零售和时尚生活业务两大领域,以此来扭转增速放缓的局面。”张毅如是表示。

  “开源节流”

  互联网下半场以来,组织架构调整成为众多互联网公司再造企业生产力的共同选择。

  BAT的应对策略几乎是一致的,百度走的是内部退休危及CEO ,腾讯裁的是总经理层面的中间层,阿里对外声称的则是10%的末位淘汰。在业内看来,路径不同,目标都一样,腾位子,去冗杂,寻求新动力。

  如何通过内部组织关系进行“开源节流”,也成为京东的调整方向之一。“如果说业务线高管的调整是指向新业务开源,那么京东在物流集团进行的薪酬调整则指向节流。”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京东物流的成本高,一直为业内所熟知。现在京东物流脱离京东商城,成为独立运营的物流公司,不得不考虑企业经营的目的。对内降低各项成本,对外大力拓展业务,是京东物流目前的主方向。”

  在4月15日凌晨的内部信中,刘强东把京东物流的财务情况交了底: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12个年头亏损了。这还不包括内部结算盈余(京东零售的内部订单),也就是说,如果扣除内部结算,京东物流去年亏损总额超过28亿元。

  “核心原因就是外部单量太少,内部成本太高,”刘强东坦承,这两年,是公司相当困难的两年。如果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

  他只有两个选择:增加揽收单量、增加公司外部收入,或者将内部成本包含大家的五险一金和福利待遇降低到和市场上其他快递公司一样的水平。这也是京东物流本次“取消快递员底薪但大幅提高揽件提成”的初衷,必须打破过去只派件不揽件的“大锅饭”机制。

  事实上,自建的物流链条和团队一直是京东商城的立足之本。刘强东在2018年曾明确提出对京东物流的期望—五年内,来自于第三方的物流单量要超过京东自营业务的包裹量,前者产生的利润占比要超过50%。

  2018年10月,以北上广为首批试点城市,京东宣布推出“个人快递”业务,即每个片区的快递员除了派件(完成实物电商平台的发货任务),被新增了一项任务—每天要完成片区2至3单的快递揽收。

  京东方面透露,京东配送员的底薪在薪酬总额占比只有10%左右。在华南测试提成制不到半年,表现特别优秀的配送员一个月可以挣四五万元,甚至最高的有人一个月工资超过了8万元。

  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目前快递行业的薪酬体系普遍以提成制为主,强调多劳多得。

  在京东本轮组织优化中,物流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公开要扩容的板块。在此之前,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宣布,公司将投入10亿元作为2019年人才激励奖金池,京东物流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以一线员工及基层和管理者为主。

  刘强东稳京东

  京东还远不到成功,刘强东希望聚合更多的“兄弟”拼杀于江湖。正如潘石屹对他的评价,“刘强东很梗,认住一个东西就不断往下做”。

  京东一位高级副总裁在内部会议上称,“公司已经到了非变不可的地步,每个部门都顶着巨大压力。裁撤的第一波是高管,马上是总监,接下来就是普通员工。”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还有几位京东副总裁也将在近期离职,比如去年才加入京东的集团副总裁、京东数科智能大数据部总经理裴健和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Y事业部负责人于永利等。

  某种程度上,京东的激进改革是势所必然。过去数年间,整个京东集团员工数接近18万,不包括京东数科,京东员工数也近15万人。而阿里员工总数不过9万,腾讯员工总数不过4万。京东快速成长也快速膨胀,滋生了大公司病。今年更早的时候,刘强东在内部会议上痛斥高管“拉帮结派、人浮于事”。

  在张毅看来,京东如此大刀阔斧地进行变革实属难得,短期内企业必将经历不小的阵痛和震荡,但在公司遭遇增长瓶颈时,对组织和人事“动刀”必然首当其冲,“去除不必要的臃肿人员,同时引入新鲜血液,组织和人员的焕新或将带来新的气象”。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猎聘网北京地区近两周新挂出的求职简历中,曾在京东任职的简历超过3000份,而离职并正在找工作的人数为328人,涵括了行政经理、主管等级别,其中不少是在京东任职长达两三年的老员工。一位京东内部人士表示:“招聘仍然正常,只是现在管理手段更激进一些,要把内部风气都整顿下,没有创业精神或者不能拼的要走。”

  京东这场疾风暴雨式变革也面临诸多难以平衡的“难题”。在人事调整之后,新组织架构如何磨合、能否真正激发这个庞大商业体的活力,京东仍然需要时间去准备答案。

  从年初至今,京东的股价企稳回升,涨幅达50%。而在其近期公布的2018年财报中,Q4季度的活跃用户数止跌、Non-GAAP营业利润率远超华尔街预期,拼购业务也有了起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