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券商有点“丧”!1.3亿债券回购款泡汤 还要倒贴73万受理费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来源:券商中国 时间:2020-05-19 00:35:00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文书显示,对于网信证券主张的1.3亿债券回购义务,某农商行表示并不买账。而由于沟通过程的混乱和部分证据的证明力不足,网信证券的诉讼请求最终被法院驳回。

原标题:这家券商有点“丧”!1.3亿债券回购款泡汤,还要倒贴73万受理费,原因竟是证据不足?

  债券违规代持一时爽,发生违约后却是无休止的麻烦。

  回顾去年此时,网信证券正处于舆论风暴当中。先是被曝存在大量债券违规代持业务,后因风控指标恶化遭到证监会的点名。而在一年之后,网信证券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明显缓解。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文书显示,对于网信证券主张的1.3亿债券回购义务,某农商行表示并不买账。而由于沟通过程的混乱和部分证据的证明力不足,网信证券的诉讼请求最终被法院驳回。

  事实上,在2019年净亏损12.92亿元之外,网信证券并未对公司债券代持问题进行过多解释,仍称“已聘请法律顾问处理公司债券纠纷事宜”。在诉讼失利之下,券商中国记者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今年以来网信证券已有3笔被执行信息,执行标的分别为4717.31万元、1.93亿元和3909.63万元。

  1.3亿债券代持遭回购人否认

  早在2018年初,债券代持就已受到监管严查。然而,对于证券公司来说,一旦回购方矢口否认合作关系,由此产生的追债将是更大的难题。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网信证券与邻水农商行的债券回购合同纠纷判决书,透露了网信证券追债的窘境:1.3亿元的债券购买价款不仅未获支持,还要倒贴73万的案件受理费。

  在诉讼请求中,网信证券提出,自2017年4月-2018年10月,邻水农商行委托网信证券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代为进行债券买断式回购交易,邻水农商行为债券实际权利人,网信证券按照邻水农商行委托与指定的交易方进行债券买断式回购交易。债券回购期届满时,网信证券从交易方回购债券,邻水农商行同时向网信证券回购债券。从内容上来看,即是此前业内曾一度流行的债券代持。

  双方债券交易持续至2018年10月,网信证券表示,邻水农商行拒绝按照约定回购债券,共涉及5只债券。在此次诉讼中,网信证券仅就面值均为5000万元的“17农发06债券”和“16农发09债券”两只债券提起诉讼,合计债券购买价款1.3亿元。网信证券称,邻水农商行拒绝履行债券回购义务的行为导致其公司资金流动性困难,给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然而,对于网信证券的“控诉”,邻水农商行并不认账。在答辩中,邻水农商行认为,其与网信证券之间从未就案涉债券签订过案涉协议并建立过债券交易委托代理关系或其他法律关系;网信证券就案涉债券与第三方进行的全部交易与邻水农商行无关。

  对于一切诉讼而言,证据的证明力都是打赢官司的关键。在庭审过程中,双方均向法庭提供了大量证据,且多由公证处予以公证。然而,网信证券提交的债券买卖协议等关键证据大多为复印件或扫描件,无原件予以核对,其证明力也随之大打折扣。

  而从网信证券陈述的内容来看,同样可以看出债券代持业务的混乱。在诉讼中,网信证券表示,相关协议邻水农商行没有向其提交过原件,协议的发送、审核、签署、发回与交易沟通均是通过网络进行。对于邻水农商行部分经办业务人员,网信证券并无法进行身份证实,邻水农商行反而列举大量反驳证据,证明该行并无网信证券所指的工作人员“陈诚”,发送协议扫描件的行为也不能代表邻水农商行。

  在庭审后,网信证券副总裁王某和上海业务部负责人卢某到庭作证并提供证言。在陈述中,二人均称对相关债权交易具体委托、磋商和交易过程“未参与、不清楚”,且未曾见过协议原件。因“QQ号码备注为‘85邻水农商陈诚’”,故卢某主观认为“陈诚”系邻水农商行工作人员。王某则称,不清楚案涉协议的磋商、签订和传输过程以及是否违反监管规定。

  在大量的证据证明力未被认可之下,四川省高院最终认定,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网信证券与邻水农商行签署了案涉《债券买卖协议》,进而形成了债券交易委托代理关系,网信证券与第三方进行的债券交易并非受邻水农商行的委托与指示,网信证券无权要求邻水农商行对案涉债券履行回购义务及承担违约责任,对其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并由网信证券承担案件受理费及诉讼保全费73.8万元。

  网信证券三度被列被执行人

  追债求而不得,网信证券反而在被追债的路上越走越远。

  回顾来看,2019年5月,网信证券开始曝出债券代持风险,辽宁证监局发布了对网信证券的《风险监控通知》,向其派出风险监控现场工作组进行专项检查。

  同期,有多家媒体曝出,2018年12月底,虞城县农村信用社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准许,裁定查封、冻结网信证券名下的财产限额约1.9亿元。

  根据近期公布的裁定书来看,2020年1月,北京仲裁委裁决网信证券赔偿虞城信用社损失金额1.53亿元、补偿金额73.82万元、罚息3795.3万元,合计1.91亿元。对此,网信证券向北京四中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但该申请在2020年4月被予以驳回。

  事实上,对于“财大气粗”的证券公司来说,即便是面临日常的各类诉讼,拖到成为“被执行人”的情况也并不多见。不过,对于麻烦缠身的网信证券来说,显然是个例外。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以来网信证券已有3笔被执行信息,立案时间为2020年2月-5月,执行标的分别为4717.31万元、1.93亿元和3909.63万元。

  在自家诉讼不断之时,网信证券的股东方同样“不省心。”2019年5月,网信证券实控人联合创业被辽宁证监局开出罚单,对其采取限制股东权利的决定。2019年9月,“先锋系”掌门人张振新在伦敦意外去世,留下上百亿元的资产窟窿,先锋系各板块资产先后发生逾期等问题。

  2019年6月,由于西藏三立投资向武汉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联合创业、先锋支付等一系列“先锋系”公司采取进行10.3亿的财产保全措施,导致联合创业所持55.61%网信证券股权被冻结。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7-9月,湖北、广东两地法院先后对联合创业所持的网信证券股权进行冻结,股权数额分别为2.78亿、1.16亿。

  2019年收获“非标”年报

  与2016年底国海证券的百亿债券违约代持引发债市“黑天鹅”相比,网信证券的问题处理可算是“静悄悄”,至今仍未有进展曝出。

  网信证券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5亿元,净亏损12.92亿元,在目前披露的132家券商中亏损额居首。不过,与2018年的-32.47亿元营收、28.83亿元净亏损相比,情况已有好转。

  2019年5月,证监会曾表示,日常监管发现网信证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净资本及其他风险控制指标已不符合规定要求,存在重大风险隐患。2018年网信证券净资本为-30.55亿元,系财务指标中恶化最为严重的一项。而在2019年,网信证券净资本持续恶化,达到-38.36亿元。

  事实上,即便是在债券代持问题已经爆发之后,网信证券2018年财务报告仍获得了标准无保留意见。而在2019年,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网信证券的财务报告给出了保留意见,这也是近年来证券公司收获为数不多的“非标年报”之一。

  在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方面,大华所主要就监管监控、业绩亏损、业务暂停新增等方面表示异议。其中,大华所特意指出,网信证券债券回购业务均已违约,涉及大量诉讼与仲裁,且未能对其现有情况作出有效的应对计划。

  大华所认为,相关事项或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网信证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但财务报表对这一事项并未作出充分披露。

  在此前报道中,网信证券的债券代持业务规模约在200多亿。根据网信证券2018年年报,其237.6亿元的总负债中,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达到228亿元,二者实现相互印证。至2019年年末,这一数字已骤降至18.13亿元。

  在2019年年报中,网信证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仅证券经纪业务正常进行,其他业务均已暂停新增。债券回购业务均已违约,涉及大量诉讼与仲裁。至目前,网信证券的经营管理活动仍由辽宁证监局现场工作组进行监控。

  与华信证券的干净利落处理不同,监管工作组在网信证券驻扎时间已一年有余,网信证券最终能否渡过难关,目前仍属未知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