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酒李渡冲击港股“白酒第一股” “白酒教父”吴向东的又一笔操盘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灯塔媒介 时间:2023-01-17 09:13:37
灯塔媒介1月17日讯,珍酒李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珍酒李渡”)13日正式向港交所递表,拟香港IPO上市,高盛、中信建投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如成功登陆港交所,珍酒李渡将成为港股“白酒第一股”。

灯塔媒介1月17日讯,珍酒李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珍酒李渡”)13日正式向港交所递表,拟香港IPO上市,高盛、中信建投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如成功登陆港交所,珍酒李渡将成为港股“白酒第一股”。

据招股书,珍酒李渡是国内第四大民营白酒企业,是提供以酱香型白酒产品为主的中国白酒公司,2021年9月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

目前公司旗下产品主要包括酱酒品牌珍酒、兼香型地产白酒李渡、区域小品牌湘窖和开口笑等。珍酒目前为中国第五大酱香型白酒,珍酒·珍三十位于高端酒阵营。珍酒李渡经营四个品牌覆盖兼香、酱香、浓香三种香型。

珍酒李渡股东分别为珍酒控股、Zest Holdings、大中华网讯,分别持股81.3%、16.2%、2.5%。

珍酒李渡实控人是创始人“白酒教父”吴向东。2009年,吴向东通过收购珍酒和李渡酒相关业务组成当前珍酒李渡集团;全资拥有珍酒控股。

吴向东在业内被称为“白酒教父”,曾经创立并掌控金六福等中低端白酒品牌,其创立的华致酒行曾在2019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珍酒李渡主要收入来自于酱香型白酒品牌珍酒。

2020年至2022年1-9月,珍酒李渡分别实现收入23.99亿元、51.02亿元、42.49亿元,其中珍酒占营收的比重为56.1%、68.4%和65.0%。同期珍酒李渡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亿元、10.32亿元、7.12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2.2%、53.5%、55.2%。

1.

珍酒方面,包括珍三十系列(建议零售价:1888元-1999元)、珍五十系列(建议零售价:799元-999元)。李渡高粱1308(建议零售价:2308元)、李渡高粱1955(建议零售价:1160元)、李渡高粱1975(建议零售价:690元)。以及剩余两款主攻中端市场的湘窖和开口笑。

据招股书,珍酒李渡十分依赖“珍酒”品牌,号称主要面向高端及次高端市场,次高端以上产品占营收比重从2020年的51.7%提升至2022前三季度的64.7%。

但就是这动辄定价千元以上的产品,仅仅只有65%左右的毛利率,与同为定价超千元的一线酒企一般在80%以上的毛利率有着明显差距,这背后其实是珍酒李渡产品指导价的严重失真。

以建议零售价为1888元-1999元的珍30为例,京东到手价仅为1200元/瓶,而今日酒价数据显示,其目前的市场一批价为830元/500ml,反推其出厂价预计在800元以下,而珍酒其余产品系列如映山红、珍15、珍8等均只有100-300元的一批价行情。

同样的手法也被用在了李渡酒上。

但这种面向高端及次高端市场的做法需要超强的品牌号召力,珍酒属于二线酱酒品牌,李渡酒属于区域兼香白酒,两大产品均难堪大任。

为了拔高自身的行业地位,公司还花110.5万元向弗若斯特沙利文买了一份酒业报告,并在报告中特意安排了一个民营白酒企业的榜单、五大湖南白酒公司这样的另配行业排名。

3.

为了促进销售,珍酒李渡会用返利激励经销商,这部分费用计入其他应付款及应计费用。

“返利”是白酒厂商激励经销商的重要手段,并且在客观上可以起到调节利润的作用。

2020年,珍酒李渡应计返利就高达3.68亿元;2021年增至8.7亿元,应计返利一举增长了136%;2022年三季末仍维持在8.23亿元的高位。

和同行业相同规模的公司比起来,珍酒李渡的返利是偏高的。

口子窖2020年营收约为40亿元,应付业务及促销款金额仅为5664.99万元。2021年口子窖营收增至50亿元,应付业务及促销款金额增至1.4亿元。2021年营收规模为64亿元的今世缘促销兑奖费用为1.39亿元,与口子窖持平。

珍酒李渡返利金额是同规模的口子窖的6倍多。

近几年珍酒李渡营收规模的暴增与其高比例的返利有很大关系。

但是高返利似乎也未能改善公司经销商频繁变动的尴尬局面,数据显示公司经销商渠道每年的终止合作商高达20%左右,而2021年的门店和零售商渠道的终止比例高达24.72%和36.03%。

实际上,在高返利背后是珍酒李渡持续提高销售费用,2020-2022年9月,销售费用率逐年提升,从2020年的16.8%增长至2022年前三季度的23.1%,其中,广告费分别为2.42、6.69、4.87亿元。以至净利润率仅有21.7%、20.2%、21.7%、16.8%,尤其是2022年,仅有16.8%的净利润率水准,大幅低于同期上市白酒公司25%的净利率中位数。

4.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珍酒李渡整体的产能利用率达到86.1%、83.1%、93.8%,其中珍酒的产能利用率基本处在100%左右水平。

2020、2021年珍酒的产销数据是不匹配的,两年销售量均明显超出生产量,考虑到酱香白酒产能上升周期较长的缘故,当前及此前多年珍酒李渡使用外购基酒的情况或难避免。

为了扩产募集资金,吴向东共计两轮拿到KKR共计8亿美金融资,而此次赴港上市主要的资金用途即为扩产。

随着这两年珍酒李渡的产能逐渐爬坡上来,今年产销却有所降温。

从产能来看,珍酒的基酒设计产能为2.1万吨,李渡酒设计产能为0.2万吨,其中2022年前三季度珍酒的实际产能达到2.09万吨,增长近200%,而销量却只有0.9万吨,同比下滑17.5%。

随之而来的是由于产销错配导致其库存猛增。

2022年,珍酒截止Q3账面存货达到43.19亿元,较2020底的17.37亿元增长约150%。考虑到公司2024年之前,酱香白酒产能还将增加1.66万吨,其余白酒基酒产能也将提高1万吨,届时酱香白酒产能将达到5.06万吨,将明显超出目前1万吨左右的销售能力。

招股书称,珍酒李渡其余白酒基酒产能也将提高1万吨,由于目前湘窖和开口笑的产能利用率仅有50-60%的水平,因此该1万吨产能大概率是李渡酒产能,而目前李渡酒的销量仅在0.2万吨,2.2万吨的产能是否过于激进?

对于当下的珍酒李渡来说,是否真的缺产能,从账面数字对比已经得到了清晰的答案。而对于上市IPO融资的目的来说,珍酒李渡在2021年大手笔分红18.86亿元,一把分掉了公司此前2年归母净利润,似乎又并不缺钱。

分享到: